资讯

2021年11月25日

人物专访丨辛苦但快乐 扎根鲑鱼繁育第一线

 

人们常说,只要选对了方向,

就不会怕路途遥远!

在祖国边陲有这样一群人

坚守岗位默默付出

凭借扎实的技术

为祖国的大马哈鱼资源保护发光发热

为了让更多的伙伴发现他们 看到他们

我们将带领大家

走进他们的生活

了解他们背后的故事

 

人物专访

王维坤,东宁市水产技术推广站高级工程师,一位年过半百的退伍老兵,四方脸,高鼻梁儿,中等身材,每年的春秋两季都出现在河边,戴着渔政帽、穿着藏蓝色渔政制服、绿色的靴子,戴着红色的胶皮手套、拿着小红桶,在河边一守就是一天,不是渔民却跟鱼打了半辈子的交道,熟悉他的人都会亲切的叫他一声王站长。

1984年22岁的他,退伍后被分配到东宁市水产局工作,1987年国家投资建设了东宁鲑鱼孵化放流站,对绥芬河水域实施大马哈鱼和滩头鱼的增殖放流,东宁市水产局承担了孵化管理增殖放流工作,王站长所在的渔政站也就负起了全县的渔业资源保护和大马哈鱼及滩头鱼的孵化放流的责任,从一名水产战线的新兵到现在的孵化站站长,经历了近四十个年头,为了能更好的干好本职工作,先后参加了水产养殖专业方面的的学习,均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在省市渔业部门领导和同事们的支持帮助下,把自己学到的知识和技能,都能很好的运用到实际工作当中。近十年来放流站的老同志们陆续退休,渔政站就剩两个人了,其中一个是内勤女同志,下乡去驻勤不方便,在这种情况下王站长独自一人扛起了繁育孵化的重任坚守在繁育一线,不怕苦、不怕累,牢记使命,很好的完成了上级交给的孵化放流任务。

 

  

放流站的蜕变

 

还有不到6个月的时间,王站长就到了法定退休年龄了,对于他所从事的事情他表示有些许不舍,但同时他也期待有新鲜血液的加入。王站长时常讲“只要认真、仔细、能吃苦,没有什么工作是做不好的。”

 

在与王站长敲定访谈之初,站长十分谦虚表示“自己做的并不好,自己也说不出来什么内容”。可我们知道,并不是这样,王站长这半辈子都投入到了东宁市渔业资源的保护和增殖放流工作中,在长达10余年时间里一人撑起繁育孵化的重任,这么坚定执着的人又哪里能做的不好呢?

 

初来乍到

 

1984年复员归来的王站长被分配到黑龙江省东宁县水产局工作,面对陌生的环境和从未接触过的领域,让王站长倍感压力,好在有周围同事们支持和帮助,让站长走进校园拿起课本,先后完成水产养殖专业方面的的学习,并均以优异的成绩顺利完成学业。就这样一边学习一边实践,慢慢的王站长就爱上了水产养殖这一行,并且一干就干了半辈子。

 

我们问站长,你喜欢这一行什么,站长自己也说不清楚,但是就觉得既然选择了这一行就应该把它坚持到底。也许他们那一辈人就是这样,只要认定了一件事情就会想方设法的做好,并且坚持下去。

 

据站长回忆,刚刚被分配到站里的时候,他是转业的士兵又是站里最年轻的小伙子,什么事情都抢着干,站里的老同志看他这么年轻,又能吃苦,正赶上国家在东宁的绥芬河水域边建设鲑鱼孵化放流站,对这个项目全局的人都感觉生疏,当时是黑龙江水产研究所董崇智老师负责放流站的技术指导,王站长就做了董老师的学生,在董老师认真细心的指导下,王站长逐步掌握了知识和技巧,并在以后的实际工作中都得到了很好的发挥。

 

大马哈鱼的孵化是很辛苦的工作,深秋的水比较凉,气候也很冷,有时河岸边都结冰了他们还在坚守孵化,就是为了多孵化多放流,因此繁育孵化除了要拥有过硬的技术外,还要有吃苦耐劳的劲头。

 

辛苦但快乐

 

每年9月末到次年4月份,就是放流站里最忙碌的日子,这大半年的时间里王站长都会跟渔民一起吃住在绥芬河边上,一面监督渔民的合理捕捞大马哈鱼,一方面要仔细筛选捕捞上来的大马哈鱼,挑选出适合的亲鱼进行繁育,暂未达到成熟度的就会放到站里暂养池里暂养。

暂养采捕回来的雄性大马哈鱼

站长介绍,挑选亲鱼也是非常有讲究的“手摸眼观,凭借多年的经验,基本上都不会出错。但是由于亲鱼从鱼卵成熟到排出体外的时间特别短,因此足够成熟的亲鱼必须在第一时间里要将鱼卵取出进行繁育。”

 

王站长检查大马哈鱼的成熟情况

在亲鱼采捕期间,经常在半夜12点或者凌晨1-2点被采捕到亲鱼的渔民敲响房门。穿上衣服拎着繁育所需的简单工具,跑向1公里外的河边,进行繁育。这是王站长驻站期间的常态。因为放流站所在位置位于中俄边界线附近,所以这里经常会有野猪出没,如果运气不好的话,就会跟野猪来个正面接触。尽管会有这样的风险,王站长也从没退缩过。

夜晚在河边为洄游的大马哈鱼做繁育

在河边取卵、人工授精、洗卵,由于鱼卵娇嫩,同时也为了保证质量,这些过程都是王站长半蹲在河边手工操作的。在人工授精后,为了洗掉多余的精液更是需要在冰冷刺骨的河水中反复冲洗10分-20分,随后将清洗好的鱼卵在运回站里,放到孵化槽里静待发眼蜕变成鱼苗。由于常年泡在冰冷的河水中,王站长的手指关节要比普通中年人的大很多糙很多,双腿膝关节随着岁月的流逝也越发的不听使唤,前两年更是查出了胃病,尽管这样王站长仍然坚持亲力亲为。

在河边为人工授精后的大马哈鱼鱼卵洗卵

理解是前行的动力

 

这次访谈中,我们很好奇一个问题,一年时间里有大半年的时间是要住在站里的,王站长是如何权衡生活和工作?

 

王站长说,家里人都很支持,毕竟这是自己热爱的工作。王站长也跟大家解释,年轻的时候因为放流站里有4-5个人,大家轮流的串班,所以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辛苦。可是随着同事们相继退休,新鲜血液供给不上慢慢的站里就只剩下王站长一人默默坚守,这一坚守就坚守了10多年,后来为了返城方便王站长买了摩托车,20多公里的回家路让王站长从青葱小伙走到了鬓夹白霜的中年大叔。

 

站长跟我们介绍,在放流站工作除了家人的理解和支持之外,还得到了渔民的认可。每当繁育时期,渔民捕捞到亲鱼的时候,会第一时间拿到站长面前,让站长确认,是否已经成熟,是否符合做繁育的标准。要知道这种野外捕捞的大马哈鱼十分的稀少,在市场上的售价更是不菲,渔民可以毫不犹豫的将捕捞上来的亲鱼上交支持孵化,也足以见得渔民对站长繁育孵化工作的支持和理解,渔民和站长一样热爱家乡门口的这条河。在站长耳濡目染的影响下,每当捕捞到做标记的亲鱼时,渔民们比他自己更为兴奋,渔民们是真的把能捕捞亲鱼上交到放流站当成无比荣耀的事情。也只有这个理由才会让那些以捕鱼为生的渔民把它们拿出来吧!

绥芬河部分河段景色

 

留住手艺 延续技能

 

王站长跟我们讲,其实繁育孵化的步骤说起来很简单采捕亲鱼—取卵—受精—洗卵—挑卵消毒—发眼出苗—喂养就是这么简单,但是在实操的时候还是有许多细节需要注意的。对于传授这些繁育孵化技能的细节,王站长坦率的讲,他并不藏私,他会将自己所掌握的技巧毫无保留的传授后辈,但是对于接替他的后辈,他希望他们要肯吃苦、要认真仔细。因为在繁育孵化的过程中如果有哪一步做的不够仔细,即便是一样的操作步骤,也不会成功的孵化出鱼苗来。

站长跟我们讲,当把鱼卵移到孵化槽之后,隔一段时间就要开始挑卵,挑出未能成功受精的鱼卵,不要觉得这一步很麻烦就放任死掉的鱼卵不管,一般死掉的鱼卵身上都会带有病菌,如果不挑出它就会传染给一个孵化槽内其它的鱼卵,所以王站长经常讲“年轻人要勤快,多观察多动手。”

 

不断学习 跟上时代的步伐

 

王站长深知闭门造车,故步自封只会让自己停留在原处,所以王站长在学习的路上从不停歇。在日常完成孵化后,认真并详细的记录采卵量、繁育孵化日志外,曾先后发表过《生物修复技术在水产养殖中的应用》、《水产养殖水质调控技术探析》、《水温变化对绥芬河滩头雅罗鱼产卵的影响》、《绥芬河滩头雅罗鱼的人工放流》、《绥芬河大麻哈鱼人工繁育与孵化放流》、《关于黑龙江省绥芬河水域大马哈鱼增殖放流的分析》等众多文献。并于2014年成功申请“滩头雅罗鱼人工繁育、增殖放流的方法”专利。2017年获得“鉴定绥芬河水域三块鱼不同洄游群体的方法”的发明专利。2018年受永续自然资源保护公益基金会邀请三位中国大马哈鱼放流站站长前往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进行了血虚考察,就野外产卵场恢复,人工鱼道营造,增殖放流等方面进行了深入的交流。

 

凭借个人的不断专研与学习在2020年成功申请“鉴定绥芬河三块鱼不同洄游群体的方法”专利认证、“一种可用于水产养殖的推流曝气装置”的实用新型专利。默默努力付出的人总是会被众人看到,2018年、2019年连续两年在单位考核中获得优秀,2020年更被评为东宁市农业系统先进个人。

 

今年10月末的时候,我们前往东宁鲑鱼孵化放流站与王站长见面,王站长热情的跟我们打招呼,当我们询问今年繁育工作还顺利吗?亲鱼采捕怎么样时。王站长皱起眉毛表示,今年亲鱼采捕并不顺利,洄游的大马哈鱼大多是雄性居多,经常等了一天也只能有一条雌性的。可是无论怎样,繁育的工作不能停,坚持是采捕一条繁育一条,成熟一条繁育一条。据站长讲虽然今年繁育不太顺利,好在我们采捕的亲鱼中有一半以上都是放流站剪鳍放流的,这样的发现给了我们更大的动力。不过按照目前采捕的情况来看,亲鱼采捕应该会在河水冰冻时结束,力争在河水冰封前帮助更多的野生大马哈鱼繁育。

 

在我们临走的前一天是这些日子里来王站长最开心的一天,因为那天他帮助4尾大马哈鱼“顺利产卵”,当看着一盆红红的小鱼卵,他非常骄傲的跟我们讲“看,多好!”。王站长告诉我们这里大概有10000多粒鱼卵,如果顺利的话,在来年春季的时候,就会孵化出10000多尾大马哈鱼鱼苗。王站长一直感叹这样亲手孵化的日子马上就要结束了,不过他依然会在岗位上坚守到最后。

 

虽然王站长即将退休,但我们依然希望明年春秋两季还能在河边看到那个带着帽子,穿着绿色水靴,提着红桶来河边繁育的王站长,还希望看到老一辈渔业人看到自己繁育的大马哈鱼洄游时脸上那欣慰的表情,期待王站长和更多的“王站长们”和我们一起守护中国大马哈鱼,为我国加入北太平洋洄游鱼委员会、巩固渔源国地位及争取海洋权益做出努力。

 

 

大马哈鱼项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